0

疫苗的思考

已有 343 阅读此文人 - - 敏友,未分类,经济解释 -

过期疫苗的风波还在发酵,群情激愤。民意所指,政府监管不到位导致黑心医疗机构有机可趁。这里其实带出两个问题:1、疫苗需要政府强制监管吗?2、如果需要政府监管,过期疫苗泛滥真的是监管不力导致的吗?

疫苗被分为两类,一类属于强制接种,二类属于自愿接种。之所以要有强制的分类,是因为人群有疾病传染的困扰,就算个体自己不注意健康,但涉及到威胁他人,其行为选择就要加以约束。疫苗的一类强制被社会广泛接受,比如小学入学要查看接种是否完整,说是政府强制,其实是由政府统一标准方便各方协调。一类疫苗多是针对疾病的分布、传染、经济等诸因素共性突出的疾病,二类则无此特征。好比为了约束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影响,大街上安装摄像头属于强制性,但家里则自便。

此次风波集中于二类疫苗,属于非强制范围,那么监管真是问题的原因吗?

要留意这次风波有个突出的分布特征,那就是乡镇集中爆发,城市基本不涉及。政府监管历来效率欠佳,执行程度不同地区不同时段往往区别很大。那么这次爆发为什么没有出现省份地市的随机分布特征呢?同是不强制接种,为什么也没有出现城市和乡镇皆有二类疫苗出问题呢?再想深一层,完全没有监管的餐厅生意,怎么从来没有出现过按照餐厅大小或者档次的区别,来爆发统一整齐的供应质量问题?

诊疗大病,乡镇小型医疗机构无力和三甲医院竞争,但日常感冒的小病却可以方便患者就近治疗。好比小餐厅只要做好实惠的家常菜,照样可以在市场竞争中生存,换到医疗行业,这就变成了我们政府工作报告里的分级诊疗体系。要实现分级诊疗,就要依靠市场价格的信号指引,让病患根据病情的轻重安排合适的诊疗。为了在竞争中生存下来,乡镇医院同样要顾忌到治病的效果,从而形成口碑招牌,这必然引导医生的竞争集中于提高医术上来,只不过集中于日常小病的领域罢了。

可见在正常的市场竞争下,乡镇医生的竞争应该集中在如何尽可能便宜高效的治好日常病患,他们会采用低档药,但不会卖过期的失效药品,因为这并不符合自身的利益!竞争淘汰了劣质供应的行为,这就是我们看不到小餐厅整齐爆发类似疫苗风波的道理。那么是什么原因扭曲了正常的市场竞争,导致乡镇医生由医术的竞争转为竞争卖失效药品呢?

答案是医保体系扭曲了正常的市价,没有有效的市价排列,分级诊疗无法实现。由于医保的报销,导致病患到大医院看病竟然更便宜,乡镇医生无论如何卖力提高医术都无法找到正常的生存空间。为了生存,他们如何不改变竞争方向呢?疫苗接种只需就近,于是正中下怀,尽可能便宜的采购快过期的疫苗再转卖便成了家常便饭。其实乡镇医疗机构采购快过期的药品、大输液等等司空见惯,疫苗只不过因为关心者众闹得沸沸扬扬罢了。

至于为什么一类疫苗没有爆发类似问题,这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一类疫苗属于强制范围,销路不愁,没有大量的库存出现。而二类属于自费,采购与销售难免存在脱节,很容易形成快过期存货的转卖市场。

至于城市医院为何不爆发二类疫苗失效的丑闻,这只不过他们有医保覆盖,顾客盈门,有的是办法乱开与病患无关的伤风咳嗽抗生素维生素,从疗效上看,从回收医生租值看,本质都是失效的疫苗。

监管失灵和市价扭曲是两个竞争的解释。我在本文第四段设计的一连串问题其实是路障,目的是让监管失灵过不了关,市价扭曲则畅通无阻。我不一定对,但读者可以自行思考判断逻辑的是非,不妨联想下家电下乡的补贴,也是扭曲了市价,出现的劣质供应仿佛一夜春风。医保的价格扭曲源头不除,失效疫苗不死。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