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精彩的马头墙

已有 548 阅读此文人 - - 投稿作者,未分类,经济解释 -

(此文作者是  闲在郁花园)

一. 两个概念

马头墙,又称风火墙、防火墙、封火墙,是汉族传统民居建筑流派中赣派建筑、徽派建筑(徽州建筑)的重要特色。特指高于两山墙屋面的墙垣,也就是山墙的墙顶部分,因形状酷似马头,故称“马头墙”。此描述来自网络。

女儿墙,指建筑物屋顶四周围的矮墙,其建设成本对应的是柔性防水收头或上人屋面的安全防护或改屋面雨水自由散落为有组织排放等需求。因其墙顶标高影响到云梯能否到达来完成消防救援,所以建筑设计防火规范采用的是女儿墙的概念。

综上,二者的共同点是均为高出屋面防水层的墙,不同的是坊间流传说马头墙的成本对应的是防火需求,专业建筑理论也采用此说,这是本文论述的重点,主要针对高密度木梁架瓦屋面建筑群落而言,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建筑群落的解释以及女儿墙的相关内容就从略了。

二. 火势凶猛

马头墙有防火的功能,感觉上是对,但疑问是这种墙防火效果如何,一定要出屋面吗?这是马头墙这种构造出现的原因吗?以宏村为例,建设历史达九百多年,马头墙以其构造简单、成本相对低廉、形式独特而屹立至今能推出其防火效果显著的结论吗?我认为不能。如果效果显著,贴邻而建的民宅如是木梁架瓦屋面,则在同一标高相连接处都会有马头墙迎风而立,大江南北,国内国外,盖莫能外。但近在咫尺的永定土楼却不见其踪影,更不要说云南丽江,北京四合院,西北王家大院了。是否以上所列建筑群落因其屋面多在不同标高处连接,露出的山墙代替了马头墙呢?13年的丽江大火带来了两个思考,其一是错落的屋面不能防止火势蔓延,其二是重建后的丽江仍不见马头墙耸立而出,连换了马甲的也没有,难道消防专家们改行当跑男了?

三. 我来试试

马头墙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为了确定屋面产权的需要,马头墙的建设成本即是确权的成本,确权后的瓦屋面可以降低维修合约成本。

维修合约大略的看分两种:1. 自用自修,此时成本收益边际上看得清,维修成本最低;2. 委托类似“物业”的公司统一维修,大家出维修基金,此时成本收益出现分离,经年累月下来,成本会比前者高出一大截。

屋面确权成本大略的分四种:A. 确权成本近于零,建设完成即是确权完成,错落的屋面也在此列;B. 协商确权,血缘关系越近,等级制度越强,贴邻户数越少,确权成本越低;C. 建马头墙等类似构件确权,成本低廉,效果显著;D. 成本太高,不能确权。

第一种情况:A出现时,1会被选择。

第二种情况:B≤2时,1会被选择。

第三种情况:C≤2时,1会被选择。

第四种情况:B≥2时或D出现时,2会被选择。

四.验证看看

云南丽江、北京四合院、王家大院属于第一种情况。王家大院情况略复杂,现在开放的是恒贞堡和视履堡。后者又称高家崖,修建于嘉庆元年(1796年)至嘉庆十六年(1811年),但在光绪十七年(1891年)整座堡院曾典与田姓,易主后的视履堡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还被称作田家大院,直到后期修缮时才凭堂屋正梁上的题记而认祖归宗,由此可见此院建设完成时已经整体确权,否则不可能说卖就卖。院落庞大,花花草草都由专人负责,后院更建有佣人和防卫人员的院落,维修合约会略略复杂一些,但最终成本和收益不会有大的分离,见图一、二。恒贞堡又称红门堡,大小院落88座,其中有单独出售的传言,当可以看为产权在建设完成时已经拆分,但维修的情况如何,限于手头资料所限,不能完成验证,还请行家补充。

图一高家崖模型

图一:高家崖模型

图二坡上佣人院

图二:坡上佣人院

图三红门堡

图三:红门堡

图四红门堡屋面实景

图四:红门堡屋面实景

永定土楼属于第二种情况。承启楼建设之初就已经确权给四个儿子,圆形楼体内共建四道防火墙,也是产权的界限,但防火墙却不出屋面,盖因亲兄弟,又存长子之威,大家关上门一袋烟的功夫就能解决屋面维修的小纠纷,不必另出成本。

图五承启楼屋面实景

图五:承启楼屋面实景

图六承启楼屋顶架构

图六:承启楼屋顶架构

第三种情况是本文说的重点。以宏村为例,建设之初土地就分块确权了,宗族内分支众多,贫富纷杂,屋面瓦维修频繁,地少人多的局限下共用分户墙的情况大量出现,带来困扰的是屋面贴邻处确权困难,而统一维修的成本高昂,古人的智慧此时开始闪亮,出屋面矮墙的神奇作用被发现并在村落内广泛使用。

图七宏村屋面实景

图七:宏村屋面实景

图八 图七局部放大

图八: 图七局部放大

仔细看图八中标示部分,此墙的功用说是为了防火那是牵强了吧,但成本不会凭空出现,何解?图七右下部分,屋面上存储着备用维修瓦片,这也带来两个思考,一是维修频繁,二是如果屋面统一维修,这些备用瓦片会不会消失呢?

独立的建筑也有采用马头墙形式的,原因是此时的马头墙其实是女儿墙的功用,而大量规模建设的马头墙带来的是此类女儿墙建设成本的降低。另外新建现代建筑要靠仿古来装样子而建的马头墙就不在论述之列了。

第四种情况现在普遍存在,张王李赵同在一片屋檐下,屋面确权是困难了,户数的增加更使这种成本能高到天上,屋面统一维修是必然的选择。

五.多说几句

此文能成全靠敏友及方兄的点拨鼓励,在此致谢。本人对经济学的理解很是肤浅,虽尽心尽力但恐问题多多而不能自知,请大家尽情拍砖。若此文经蹂躏后还能存在,后续有关建筑中的经济解释的小文可能还会试着写写(其实我不写是我的损失)。

文中所用照片均为本人拍摄。

维修合约对建筑的约束体现在方方面面,大到选址布局,结构类型,小到细部构造,要在边际上分得清,此处不多涉及。

最后要说马头墙略显张扬的独特造型背后是古人智慧的闪耀,时至今日仍在极为精彩的闪耀着。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