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都江堰

已有 126 阅读此文人 - - 敏友,未分类,经济解释 -

都江堰因为着一个伟大的工程而成为了知名的景区,少时曾经游历。今夏重临,山水依然,但感受的内容却面目全非,是进步。

在农耕时代,成都平原因为都江堰的灌溉变得异常繁荣。从社会整体角度看财富效应,以成都平原的人口规模来衡量,且泽及千年,都江堰的投资回报率可谓惊天动地。后人不管怎样纪念都是应当的。

可有一个问题自幼不解,此次重游又再浮现。李冰父子被追封为“二王”,通过筑庙宇来确认,且历代修葺加持,既隆重其事又根深蒂固。明明只是郡守,何以为王?读过不少文字,都描述说李冰父子主导的水利工程,技术高明绝伦,造福苍生深远,百姓尊其为王。还是不懂,扁鹊、李时珍等活人无数,造纸、稻作等领域皆有可比成就,同样技术高明造福深远,为何没有被隆重其事的封王?如果说是借“王”字的尊崇之意来纪念也不对,因为李冰乃真实人物,中国文字精明,高明又贡献大的一律可以叫“圣”。何况李冰并非技师,都江堰工程无论如何高明,二王的贡献都在技术以外。

文字一律漏失,但景区内一副新近的石刻却仿佛提供了答案。石刻由三组人物形象构成:右侧三两裸身壮汉在崇山中抡锤斧凿,左侧一位算师模样在持笔测绘,李冰居于正中,形象高大目眺远方。没错,石刻分明讲述了技术和劳动力这两个资源因为李冰而联系在了一起,被李冰带来的合约所组织,被合约所驱动。先人勤劳勇敢,水利知识高明而朴素,但不管如何伟大,均是当时业已存在之物,并非天外飞仙。正是因为李冰带来的关键变化,才让他高大的站立于石刻正中!他带来的合约是什么?

李冰带来的是一张统治服务的合约。

三星堆的考古遗迹显示着远古时代即有墟市的存在,也即是说李冰到达前的成都平原政府合约可能微不足道,但无疑有市场合约。都江堰工程的出现本质上是供应的行为后果,沃野千里的巨利为何在李冰之前不去争取?个人无疑只看自己的利弊权衡行事,但社会利益在市场条件下完全可以由一批富商出资,修筑都江堰,然后按照土地大小向无数的农民收取灌溉费来实现。这样理论上人人都只看自己利益行事,水利工程照样会出现,每人积累一点点小利而达致社会巨利。

村落级的水利工程时有如上描述般发生,然而都江堰终究没能在李冰到来前出现。都江堰泽被千里,受益面积辽阔,虽然从后世看回报率惊天动地,但依然抵抗不了市场合约下分工协作的代价。受益面积辽阔,随便扒开河道引流,农民可以轻易实现灌溉而不付钱,光是收费的麻烦就让市场合约无法处理利益的分配。正是李冰从强大的秦国带来了不可以被漠视的政府和强制的税收,才透过这张统治合约解决了收入分配与资源使用的问题,要争取更强大的统治就要去争取沃野千里的巨利,从而让都江堰的出现有了必要条件。

这是都江堰问世的经济解释,并非试图抹杀工程技术上的贡献,而是将放大镜移来移去,然后落脚在制度变化的关键处,更好的还原理解历史,也更好的理解先人如何迸发出无以伦比的智慧,从而创造出人类的奇迹。财富是供应的后果,而供应要从合约才看得清楚。“王”就是统治服务的意思,二王庙的本质就是人们以建筑形式签订的统治合约。推广开去,凡是约束人们行为的皆合约,而约束力越广泛就越接近统治合约,所以中华大地上还有皇帝制的孔庙和关帝庙,其本质都是以建筑形式存在的合约。

(李老师博客搬家,特为文一篇以表心意。)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