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钢管塔的解释

已有 1,382 阅读此文人 - - 投稿作者,经济解释 -

钢管塔指用于空中架电线的一种钢管支撑塔,外形就像定制的特大号电线杆,但也有铁塔形状的钢管塔,图片所拍的就是特指电杆形状的钢管塔。

钢管塔

某开发商(以下简称房开)一楼盘拔地而起,建至十层时,其中,最边上的 一个单元停工,而该组团的其余几栋照常升起,这是为什么。近日,离该楼停工不远处,一座崭新的钢管塔竖立,随即,停工数月的该单元复工。我们不禁要问:该单元复工和钢管塔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必然,那为什么选建钢管塔而不是其它,而钢管塔为什么要建在选择余地较少的路上,最后,再从房开的租值看高压线迁改的影响,顺便再展开一点补充分析。

钢管塔出现的原因

二十二万伏的高压线穿过该房开的施工区域,其中的一个单元建至与其平行时,因其平行间距,离高压线不足电力法所规定的十五米以外而停工。随后,(房开向电网公司申请高压线线路迁改,又因涉及基建还要盖国土、环保等部门印章。同时,该业主为迁改所准备的资金到位,手续顺利办妥,此工程三个月完工,并经电网公司验收后该单元楼得以复工。

具体到高压线迁改,有两种方案:架空线选择用塔,地下则埋电缆,两种选择方案的关键局限:一是要看房开对打入楼价的景观预期;二是要看走线的客观条件。此新盘所处位置,走线选择充分,那推到尽,房开可只考虑景观而定方案,那就要比较建塔影响景观所导致预期收入减少,和地下电缆减去建塔成本上升之间的得失了。具体来讲,景观择优排序,地下电缆、钢管塔、铁塔;论造价高低,地下电缆、钢管塔、铁塔;论施工快慢,依次为钢管塔、铁塔、地下电缆;论安全性,都安全。造价上电缆要远高过钢管塔、铁塔数倍,而两种塔在造价上相差较小,但铁塔对占地面积的要求又远高过钢管塔,通过比较,钢管塔的低造价和对景观影响较少最终胜出。可以验证的是:迁改中,钢管塔架空线能成为主流,含义着房开付愿出一定的景观代价,其实质在边际上衡量着收益与成本变化的结果,求租值最大化的那个点。

与此方案一经确定的还有修建位置,此处为新盘,其位置的选择有余地,只要满足电网公司规划、规范要求,房开对于建塔位置的选择权是能得到保证。而最终选择在小区之外建塔,单从地理位置看并非唯一,小区可以选择的施工点最多最方便,但恰恰这内、外因产权界定清楚——合同约定小区公地是小区业主共有,而小区外则是大家的公共道路,选择墙外立塔因交易费用更低而胜出。

线路迁改这类事件,只是在施工环节遇到的问题之一,一般不构成对房开租值的重大影响,为什么这样讲,房开租值构成一般有两块:其一是眼光,指其相关的知识信息,据此推断当地市场未来,下注时又会根据土地市场供应和自身要素禀赋,一步步落实,这是房开最主要的租值。当年在深地齐名的两家公司万科地产和招商地产,现发展差距巨大,重要的一个验证在于:进入城市的选择和进入城市后拿地时间和开发力度,大量的证据,可查阅两家公司2009年2013年定期报告,皆显示万科地产的不俗和招商地产口号大而行动踏不上节拍的事实。其二是房开作为资源整合平台,如何取舍设计、施工单位,置业顾问等等。显然,有实力的房开已经有着良好地合作伙伴,但进一步优化合作者和合作方式,是成本上的精进。所以,房开这类迁改,不会对其租值产生重大影响。但房开迁改的过程,不失为观察制度费用变化的一个重要视角。

科斯定理在城建中的运用

城市发展,无论市政、房开等等向电网公司申请线路迁改乃常事。而大量的事例早已说明,作为垄断地位的电网公司,其规则基本按市价行事,与市政、房开,包括铁路、高速公路等等各主体的合约堪称科斯定理运用的重镇。譬如这些迁改,早已不是批示,而是谁主张谁买单。而对电网公司行为更有力的验证,是一旦有企业申请,其申请迁改线路涉及电网公司要自行升级换代的,电网公司一定会把该自建项目暂停,待迁改单位出钱,而其迁改标准皆是升级换代后的标准。其次,考虑电网迁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殊性,对迁改中涉及的限电、停电,电网调整等造成的损失,国家规定,既无论申请单位花多少钱迁改,验收完毕后迁改的相关资产归电网公司所有,以此作为其损失的“赔偿”。而并不是采用一一核算具体损失金额的作法,这种“一刀切”的界定,不仅仅减少了交易费用,提升、推动了迁改效率,还最大程度的考虑到实际情况。既此类迁改的本质为借道,而高压线资产的运用、维护则是电网公司所专长,这样的合约安排最大程度的消除了死三角。

我们可以通过架空线入地这个视角推断城市、地区经济状况,有两组现象背后的合约解释:其一,在新区新城的建设中,是否预留供主、配网电缆使用的电缆隧道、电缆沟。推至尽,通过其预留的地下综合管网,包括通讯,燃气、供热、给排水等的标准,来看其发展潜力。本市一度大兴土木的观山湖区和正在新建的贵安新区,市政基建的综合管网标准不低。再从另一组现象背后的合约看老城,就我所知,全国大多数城市的繁华干道,或连接对外窗口的交通要道,比如机场、火车站的沿线道路等等,其架空线无论新建还是改造基本完成。地方政府对架空线的推进,从主干道至背景小巷皆可一一观察。去年,北京加大对六环、五环的架空线入地改造,今明两年重点改造三环以内,而上海8年前也开始对政府架空线实行禁新改存,逢盛事必新颜,架空线改造就是其重点。定位于国际都市的鹏城,电缆入地制度化,作为基建设施组成部分统一施工,而全城遗留的架空线改造基本进入后期。新焦点的蛇口前海,更是以10亿造价修建电力隧道、电缆沟,并将周边高压架空线全部改造入地,从其定位和规划不难推断其发展空间。

如果上面所说的架空线改造含义着造价局限,逻辑上,我们还可以按住造价进一步看产权安排,推到尽的最佳视角,可观察各国首都及各大城市干道,尤其是发达国家,在其造价不构成关键局限下观察产权安排,伦敦、香港、巴黎、新加坡等这些国际都市的电缆入地率极高,繁华街区那自然不见架空线。而日本东京则以蜘蛛网般的架空线电线杆出名,主流分析的结论是经济不好,但以日本之经济实力,首都繁华街区的租值不会敌不过入地改造。再有从安全角度认为架空线比地下电缆安全,这也缺乏科学数据和实证支持,反倒自然灾害后,有由架空线及线杆引发的次生灾害事件。更有力的证据是为了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东京正推动着架空线入地工程改造,据报告,其最核心区域的电缆工程进展顺利。不过,最重要的阻力没有改变,那就是民主日本土地多私产,地下电缆改造因涉及相关利益其交易费用不菲,由此推断:2020年在日本举行的奥运,东京蜘蛛网恐怕不会如政府所说的全部消失,这个待以后验证。当然,伦敦土地的私产无数,不过,伦敦的土地开发,有点类似于我们的一级土地市场“七通一平”的净地处理模式,政府自筹资金,包括电力等综合管网的铺设,从地下管网至用户端都由市政统一规划,实施,并租用给各单位主体,所以,没有大量蜘蛛网的问题。这样看,随着不断加入竞争的国际都市越来越多,包括来自中国的城市竞争者,城市硬件的提升将是竞争力的重要体现,那东京的持续下落将会难免。

当然,产权问题的表现形式并不只局限于土地私产的麻烦,各国各地情况也不完全一样。回到我市,隶属南明区ZF的二戈寨,本地人常称南站,因其历史原因铁总、军队、政府地盘交错,常出现花不了几毛钱的一间厕所维护,都要由社区出面向各主事单位层层申请等章来,比如厕所此例,因其产权归铁路总公司其分管是成都局,社区先找到贵阳局,贵阳局要打报告申请至其成都局,待批示后再转由贵阳局,最后,社区找人施工修缮。包括在此讨论的电力架空线,有极个别城市的架空线改造,比如广州,新建区域基本走地下电缆,但既存的估计要占其总体三分之二的架空线改造没有时间表,架空线也比东京略多,听说除了造价,也受困于ZF部门间的协调。但整体看,中国的城市发展,政府和电网公司所签订的这个合约,都是实践中对科斯定理的具体运用,无论美观、线路改造升级的质,由政府统一规划处理,其租值提升不菲。

总之,大家不要放过,这个很好的角度看世界,城市架空线下的画面,是一张写得清楚的合约,信息含量极大,在同与不同的时空变化中,中央、掌事地政、电网公司、产权安排、经济水平等要素共同勾绘的一幅城市地图,是另一张我们需要的关于城市经济的地图。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